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征方腊得胜后,宋江为何在林冲没死的情况下上表说他死了

话说:卢俊义自歙州、宋江自睦州,两路人马会师清溪县城,“直抵帮源洞口”。最后洞破,方腊“一脚踢翻了金交椅,便望深山中奔走。宋江领起大队军马,分开五路,杀入洞来,争捉方腊”。

 话说:卢俊义自歙州、宋江自睦州,两路人马会师清溪县城,“直抵帮源洞口”。最后洞破,方腊“一脚踢翻了金交椅,便望深山中奔走。宋江领起大队军马,分开五路,杀入洞来,争捉方腊”。

最后方腊被鲁智深活捉。后大军在睦州“赏劳三军将校,传令教先锋头目,收拾朝京。……且说先锋使宋江思念亡过众将,洒然泪下,不想患病在杭州张横、穆弘等六人,朱富、穆春看视,共是八人在彼。后亦各患病身死,止留得杨林、穆春到来,随军征进。”

……

宋江与卢俊义收拾军马将校人员,……

三军齐备,陆续起程。宋江看了部下正偏将佐,止剩得三十六员回军。

这三十六名大战之后的幸存者中,就有豹子头林冲

决战之后宋江与同诸将前往杭州,屯兵六和塔,诸将都在六和寺安歇。鲁智深于八月十五中秋夜“遇潮坐化”于六和寺。

这时奇怪的是发生了!此时所有仗都打完了,“宋江等随即收拾军马回京。比及起程,不想林冲染患风病瘫了,杨雄发背疮而死,时迁又感搅肠痧而死。…”

早不病,晚不病,非在大功告成时,林冲突然在此时“患风病瘫了”,“杨雄发背疮而死,时迁又感搅肠痧而死”。

时迁之前还随卢俊义一路,只身夜探昱岭关,关内放火,还诈喊:“已有一万宋兵先过关了,汝等急早投降,免汝一死!”庞万春听了,惊得魂不附体,为此立了大功,还受了“厚赏”,怎么这时突然就“搅肠痧而死”呢?一同病死的还有杨雄。

可杭州后,宋江、卢俊义分兵,宋江攻取睦州并乌岭:卢俊义取歙州并昱岭关。昱岭关下史进、石秀、陈达、杨春、李忠、薛永被射死在山谷中,这才有时迁夜探昱岭关。要知道当年正是杨雄、石秀、时迁三人一起投奔梁山,路入祝家庄,又引出了“三打祝家庄”,怎么石秀死了,杨雄、时迁也跟着就病死了。

林冲更是病的突然,卢俊义得了昱岭关,直到歙州城边下寨。朱武还预料到会有人劫营:“叫呼延灼引一支军在左边埋伏,林冲引一支军在右边埋伏,单廷圭、魏定国引一支军在背后埋伏。其余偏将,各于四散小路里埋伏。”

尚书王寅弃歙州城而走,马踏李云,枪挑石勇,勇敌孙立、黄信、邹渊、邹润四将,“不想又撞出林冲赶到,这个又是个会厮杀的,那王寅便有三头六臂,也敌不过五将。众人齐上,乱戳杀王寅”,可见此时林冲能力战。

最后卢俊义自歙州、宋江自睦州,两路人马会师清溪县城,“直抵帮源洞口”。所有仗都打完了,大军返回杭州六和寺,鲁智深坐化后,就突然“患风病瘫了”,要知道鲁智深可是梁山上和林冲关系最密切的,当初鲁智深救林冲与野猪林,更是一路护送至沧州。又接到书信说杨志病死于丹徒县,已经下葬。杨志和鲁智深还有武松,三人当年是二龙山三大头领,杨志当年因“投名状”,不打不相识,也是旧友。怎么单单鲁智深、杨志死后,林冲就“患风病瘫了”,难道是受了刺激。

更奇怪的是,小说明确说:

三军人马,九月二十后,回到东京。……三日之后,上皇设朝,近臣奏闻天子,教宣宋江等面君朝见。此日东方渐明,宋江、卢俊义等二十七员将佐,奉旨即忙上马入城。……宋江再拜,进上表文一通。表曰:……

阵亡正偏将佐五十九员:

……

于路病故正偏将佐一十员:正将五员:

林冲 杨志 张横 穆弘 杨雄

偏将五员:

孔明 朱贵 朱富 白胜 时迁

……

现在朝觐正偏将佐二十七员:

正将一十二员:……

偏将一十五员:……

宣和五年九月 日,先锋使臣宋江 副先锋臣卢俊义等谨上表。

就是说,九月二十后,大军回到东京。三日之后,面见天子,最后的表也是“宣和五年九月”的某一日,而林冲之前刚说完是“风瘫,又不能痊,就留在六和寺中,教武松看视,后半载而亡。”算来应该是第二年宣和六年的二、三月间病死。而此时应是九月下旬,林冲还在养病,根本没死呢,宋江怎么知道林冲一定病死,而把林冲列入病故名单中呢?

林冲在梁山中排行第六,马军五虎将第二。早年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因妻子被高俅儿子高衙内调戏,又被高俅陷害,发配沧州,幸亏鲁智深野猪林相救,才保住性命。在沧州牢城看守草料场时,又遭高俅心腹前好友陆谦雪“夜火烧草料场”,林冲怒杀了陆谦、差拨、富安,可以说是“逼上梁山”,上山后为白衣秀士王伦不容。晁盖、吴用劫了生辰纲上梁山后,王伦不容这些英雄,林冲一气之下杀了王伦。

不仅把寨主让于晁盖,还将第二、第三位让于吴用和公孙胜,最后在晁盖等执意下才坐了第四位。

后来在三打祝家庄时,扈三娘要捉宋江,是林冲赶过来救了宋江。

晁盖亲征曾头市被射死,

林冲与公孙胜、吴用,并众头领商议,立宋公明为梁山泊主,诸人拱听号令。次日清晨,香花灯烛,林冲为首,与众等请出宋公明在聚义厅上坐定。吴用、林冲开话道:“哥哥听禀:‘国一日不可无君,家一日不可无主。’晁头领是归天去了,山寨中事业,岂可无主?四海之内,皆闻哥哥大名,来日吉日良辰,请哥哥为山寨之主,诸人拱听号令。”

可见,林冲为人正派,光明磊落,不藏私心,不论晁盖、还是宋江,都可以算作心腹,从开场打到结尾,可以说没有林冲就没有梁山。

但,林冲是真性情,真坦荡,大义凛然,要不然也不会被陆谦出卖,险些命丧野猪林,也不会三让交椅,推举宋江。

而最后活下来的三十六人,只有林冲没有退路,别人上梁山都是“公仇”,唯有林冲是“私恨”,林娘子被高俅逼自尽,岳父病死,家破人亡。蔡京、高俅、童贯,他们设计害死了宋江和卢俊义,但最后还是放过了其他好汉,没有占尽杀绝。武松八十而亡;戴宗大笑而终;阮小七带了老母,回还梁山泊石碣村,依旧打鱼为生,寿至六十而亡;柴进再回沧州横海郡为民,自在过活,无疾而终。李应后与杜兴一处作富豪,俱得善终。呼延灼后来还大破大金兀术四太子。朱仝在保定府管军有功,后随刘光世破了大金,直做到太平军节度使。宋江的弟弟宋清尚且能还乡为农。余者众偏将更是安享太平,有的更是逍遥快活。

李逵、花荣、吴用是出于义气自尽。

但高俅会放过林冲吗?最后活着的“正将一十二员”,除了宋江、卢俊义,第三个放不过的就是林冲。

林冲也不是傻子,自古“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当年有梁山依附,如今梁山败落了,众将天各一方,好友鲁智深坐化了,自己是无家可归,当年在草料场,就领教过高俅的赶尽杀绝,宋江、卢俊义是头领,没准还有所顾忌,自己一个“粗卤匹夫,只会些枪棒而已”,怎么斗得过高俅。随大军回京,肯定是死路一条。

唯有为梁山拼死一战,用行动感动宋江,再加上自己与宋江有救命之恩,拥立之功,望宋江能为林冲在高俅面前打掩护,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而宋江也不想得罪高俅,只要林冲活着,高俅就不会放过梁山。说林冲死了,一方面朝廷放心,高俅也会放心,对梁山其他人也就无所谓了,宋江自己也不会因林冲引火烧身。

所以,宋江才在林冲没有死的情况下,上表说林冲死了。

同理,杨志也是与高俅有私仇,当年就是高俅逼得杨志街头卖刀,再说“丹徒县又申将文书来报,说杨志已死,葬于本县山园。”细想谁看见杨志死了,死了就埋了,总不能刨开看看是不是杨志本人吧,所以杨志很可能也没死,杨志和林冲是好友,都与高俅有仇。武松负责照顾林冲,杨志与武松都是二龙山的寨主,故林冲、杨志二人一起在武松“诈死瞒名”隐藏下来,也顺理成章。

再说其他将领,梁山大破清溪县帮源洞,“众军将都入正宫,杀尽嫔妃彩女、亲军侍御、皇亲国戚,都掳掠了方腊内宫金帛。”尤其是“阮小七杀入内苑深宫里面,搜出一箱,却是方腊伪造的平天冠、衮龙袍、碧玉带、白玉杯、无忧履。”此前“燕青抢入洞中叫了数个心腹伴当去那库里掳了两担金珠细软出来就内宫禁苑放起火来。”

梁山多年打家劫舍,所破城池,无不搬空,毕竟梁山自己不产金银、粮食,靠的就是这个打劫战利品为生,已经形成习惯了。江南本是富庶之地,必有大量财宝。

时迁受了重赏,众将一路攻城灭宅,早就各自收获不小,再加上朝廷赏赐,最重要的是,一路攻伐,阮小七能得“平天冠、衮龙袍、碧玉带、白玉杯、无忧履”,别人也指不定私藏了什么惊世的宝物,与其去做官,不如带着这些珠宝,诈死瞒名,落得个逍遥快活。

分享至:

历史趣闻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