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考古发现 > 正文

三国时期脸皮最厚的人是谁?

说到“脸皮厚”,很多人可能都听过一句话,这个世界最后一定是属于脸皮厚的。虽然是一句调侃的话,但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其实三国时期,就有这样一位厚脸皮的人物,到了什么程度呢?一本正经地诬陷别人,还把自己的大哥给气死了,虽然与刘备沾亲带故,可是刘备却也拿他没办法。那么,这样一位神奇的人物究竟是谁?

 说到“脸皮厚”,很多人可能都听过一句话,这个世界最后一定是属于脸皮厚的。虽然是一句调侃的话,但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其实三国时期,就有这样一位厚脸皮的人物,到了什么程度呢?一本正经地诬陷别人,还把自己的大哥给气死了,虽然与刘备沾亲带故,可是刘备却也拿他没办法。那么,这样一位神奇的人物究竟是谁?

三国时期脸皮最厚的人是谁?

要是按照《三国演义》的说法,三国时期第一厚脸皮,还真轮不到那个被骂死的王朗,因为王朗的脸皮实际是很薄的——被诸葛亮一顿乱骂就气死了。而真正的厚脸皮当属刘备的大舅哥糜芳,那才是一锥子扎不透,射上几箭都没事。而且这厮一贯坑人害人,诬陷过赵云,坑死过关羽,还气死了亲大哥,弄丢了妹夫刘备大好基业的半壁江山,但是刘备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当坏人当到糜芳的份儿上,也算是个极品了。

咱们先来看看糜芳的脸皮有多厚。当阳长坂一战,刘备集团被曹操的虎豹骑打得七零八落,关羽诸葛亮分道走了,刘备身边只剩下了一个猛张飞。这时候糜芳来了,而且一看就是把金钟罩铁布衫练到了脸上:忽见糜芳面带数箭,踉跄而来。脸上带着好几支箭还能跑,踉踉跄跄之间那箭居然没掉下去,可见这脸皮该有多厚了——只有身披数重铠甲的人才能“背上矢如猬毛”而不倒,糜芳的脸能抵数重铠甲,可以算得是“三国无双”了。

三国时期脸皮最厚的人是谁?

糜芳这时候跑到刘备面前干啥来了呢?他刚弄丢了妹妹,也就是刘备的糜夫人,但是他跑来不是报告自己失职,而是来诬陷赵云的:“赵子反投曹操去了也!”刘备当然不信:“子龙是我故交,安肯反乎?”正史记载的是刘备大怒,抓起手戟就扔了过去——这一戟要是命中,关于也许就丢不了荆州了呢(关羽失荆州,很大原因就是糜芳把众将士家小连同大本营南郡一起献给了吕蒙)。

眼看自己的妹夫不相信自己的诬告,糜芳呼天抢地言之凿凿:“我亲见他投西北去了。”这时候刘备也许不知道咋回事,但是你糜芳还不知道咋回事吗?你要是不把自己的妹妹和刘阿斗丢在西北方向自己跑了,赵云犯得着往西北去找人吗?幸亏赵云后来救了糜竺和甘夫人,这才洗清了自己,要不然张飞就不会见到他的时候大喊“子龙速行,追兵我自当之”,而是“若撞见时,一枪刺死”了。

糜芳之所以诬陷赵云,实际是推脱自己的责任——与文官大哥糜竺不同,糜芳是个武将,刘备一开始是把保护妻小的任务交给他了的,毕竟是“国舅爷(当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信得过。看来演义小说中国舅没有一个好东西,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三国时期脸皮最厚的人是谁?

诬陷赵云之后,刘备看在死去的糜夫人的面子上,没有追究他的责任,还让他当了南郡太守,负责给关羽看守老家。而关羽也挺重用糜芳,发动襄樊之战的时候让他当先锋,可是这厮喝酒误事,自己烧了大军粮草军械,给关羽来了个“不祥之兆”,气得关羽只好让他继续回去看家——关羽和众将士全家老小都在南郡,关于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个“王亲国戚”会叛变。

而事实上,糜芳和傅士仁的叛变,正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关羽手下兵将收到家人的书信之后才丧失了战斗意志纷纷溃散。

按照《三国演义》的说法,当刘备起兵为关羽报仇的时候,糜芳傅士仁因为害怕,就又跑回蜀汉阵营请罪,但是却被“关兴将糜芳、傅士仁剥去衣服,跪于灵前,亲自用刀剐之,以祭关公。”千刀万剐自然是叛徒应有的下场,糜芳的死法可谓大快人心,但是历史真相却令人痛恨惋惜。

三国时期脸皮最厚的人是谁?

在真实的历史中,糜芳是把大哥糜竺气死了的:芳为南郡太守,与关羽共事,而私好携贰,叛迎孙权,羽因覆败。竺面缚请罪,先主慰谕以兄弟罪不相及,崇待如初。竺惭恚发病,岁馀卒。

更让人气愤的是,糜芳这个三国第一厚脸皮,诬陷赵云、坑死关羽、气死大哥的无耻之徒,刘备还真拿他没办法,因为正史中这厮不但没有被绳之以法千刀万剐,还在孙权那里还得到了重用,并且为孙权冲锋陷阵立了功。

《吴主传》记载:黄武二年六月,权令将军贺齐督糜芳、刘邵等袭蕲春,邵等生虏宗。大家知道,孙权这个黄武二年是公元223年,也就是说,糜芳为东吴“立功”的时候,刘备已经烧过百天了。

三国时期脸皮最厚的人是谁?

糜芳被人品同样低下的孙权任命为将军,就有点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出门的时候还摆开仪仗队耀武扬威,还喝令骑都尉虞翻给自己让路,结果被一顿臭骂:“就你这样不忠不义又没能耐的家伙,有啥脸自称将军!” 糜芳这个厚脸皮缩在一边让路,但是虞翻仍不肯放过他,故意路过糜芳的军营并想穿营而过。糜芳“按规定”不给开门,又被一顿冷嘲热讽:“该关门的时候你不关(指在南郡投降),不该关门的时候你却关上了,哪有你这么做事儿的!”连挨两次辱骂,糜芳那张三国第一厚脸皮上,才稍微有了一点惭愧之色……

分享至:

考古发现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