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UFO探索 > 正文

揭秘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三,孟照国事件真相大白(视频)

孟照国事件: 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一 、 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二 、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三 孟照国事件视频 对百名目击白色物体证人的分析 第五节:百名目击白色物体证人的证言不能采信 其一,目击者由当初的10多人演变成到后来的100多人,后来的人是如何冒出来的? 凤凰

孟照国事件: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一、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二、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三

孟照国事件视频

对百名目击白色物体证人的分析

第五节:百名目击白色物体证人的证言不能采信

其一,目击者由当初的10多人演变成到后来的100多人,后来的人是如何冒出来的?

凤凰山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之后,同年10月,中国最具权威的四方联合科考队进驻红旗林场展开了长达一周时间的调查取证工作,这一时间同孟照国与李洪海目击外星飞船事件相隔达4个月时间。而与孟照国自称与外星人接触时间相隔3个月时间。但其调查到的最终目击者人数只有10多名,而四方联合科考队得出确有外星飞船降落凤凰山南坡的初步结论并离开林场之后,目击者人数一路飚升,最终多达百人。

这就让人产生了这样的疑问,后来自称看到过白色物体的人,是出于什么原因而没有在四方联合科考队驻点调查时出面作证?

会不会是科考队调查人力不足而有所遗漏?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但遗漏绝大部分目击者则是令人不可思议的,也是四方联合科考队所不能接受的。这是因为,作为当时最具权威的四方联合科考队,由10名队员组成,这与那些2、3个人约同前往的调查者来说,不可同日而语。更为关键的是,林场领导和职工对四方联合科考队给予了无私的大力支持和帮助,这与后来的调查者需要交“使用费”才能采访孟照国相比,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同时还有一个配合因素,那就是林场工会主席、林业局宣传部长,甚至还包括非常热心的团委书记李文学,他们一直在调查了解目击者并毫无保留地向四方联合科考队传递信息。再者,四方联合科考队驻点调查的时间长达一周。从理论上说,四方联合科考队的调查是最全面、最彻底、最权威的。所谓的遗漏绝大部分目击者是不能成立的,不能从四方联合科考队找原因。

会不会是因为绝大部分的目击者当时并不知道有外星飞船降落凤凰山南坡上的事情而因此没有报告自己的目击经历?这一点也并不成立,开句玩笑的话,当时林场内的惊景,是人都知道这件事,不知道这件事的就不是人。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性,那就是绝大部分目击者不愿说或认为不值得去说。但问题马上就来了,既然是不愿说或认为不值得去说,那为什么到四方联合科考队走了之后为什么却要说?难道是因为他们对四方联合科考队不信任吗?对最权威的不信任,对并不最权威的却格外地信任,这又是什么逻辑?

分析到了这里,我们既然找不出他们不站出来作证的合理理由,因此也就找不出他们站出来作证的合理理由。我们知道,除了弱智和精神病患者,凡是大脑健全具有行为责任能力的人,其行为必然是明确动机下的产物,当找不出他们说与不说的合理理由时,我们就有理由怀疑他们隐藏了真实的动机,而这一被隐藏的真实动机是完全可以通过对事件的分析而挖掘出来的。

通过他们不站出来说话与站出来说话的相互比较中,发现这样一种现象,即科考队来到时他们不说,科考队离开后他们就都要说,科考队成了他们说与不说的分界线。这是极为怪异的现象,阻拦这些目击者开口说话的,正是中国最具权威性的四方联合科考队。那么这些目击者如此地对四方联合科考队望而怯步,他们当时心中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呢?而科考队离开之后,他们顿时就象放了闸眼,一个个都冒出来,那么他们又是吃了什么定心丸呢?

那么我们很有必要看看四方联合科考队进驻调查前后情况有什么不同,或者说是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毫不讳言,真正能对“凤凰山事件”作出结论的,只有四方联合科考队,这是当时整个中国最权威的ufo事件调查组织,其他任何调查者都不可与之相提并论。但在四方联合科考队进驻调查之前,“凤凰山事件”是真是假尚是一个未知数,必须等待四方联合科考队进行调查并作出结论,这也是四方联合科考队组建的意义所在。而四方联合科考队进驻调查之时,无论先期是否已经对该事件的真伪作出结论,都不可能向外界进行透露,因为他们必须站在中间立场来展开调查工作,以保持调查工作的公正客观性。在全面的调查工作结束之后,才能在全面检视所掌握的调查材料的基础之上,进行综合分析与判断,作出初步的结论或最终结论。这初步的结论或最终的结论,最早时间将是调查工作结束之后,也就是外界获知结论的时候,科考队已经完成了调查取证工作,已经没有必要在呆在林场,不日即将离开或者是已经离开。

由此不难看出,正当四方联合科考队需要调查目击白色物体的证人之时,这些后来的目击证人都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话,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尚不清楚四方联合科考队的初步结论或最终结论,即尚不清楚“凤凰山事件”是真是假,而当他们得知四方联合科考队的初步结论认为确有外星飞船降落凤凰山南坡时,他们便吃了一剂定心丸,于是都有话要说,可惜的是四方联合科考队行将离开或者是已经离开,于是乎他们只能将目击白色物体的经历说给后来的调查者们听。由此可见,这些后来的目击证人,是否站出来说话是有一个前提条件或者说是标准的,那就是要看看权威调查组织对“凤凰山事件”真伪的评判,如果“凤凰山事件”是真的,那他们就当时全都看到过凤凰山南坡上的白色物体,不看白不看,如果假的,他们就作鸟兽散,只当是看了也白看。他们不是以自己的亲眼所见为客观依据,而是以四方联合科考队的结论为唯一标准。这一反常的行为心理,无疑是一个重大的疑点,这使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他们目击白色物体的真实性,因此对他们的证言不能予以采信,更不能作为证据。

其二,10多名目击者的“以为”是否合乎情理?

四方联合科考队给出了目击白色物体证人当时的四种以为:有的以为是未溶化的冰盖,有的以为是哪家的塑料大棚,有的以为是脱落的靶机,最后一种是以为是坠落的探测汽球。也就是说百名目击者有四种以为,范围很小也很具体,因此可以详细分析。

这里首先有必要将以为作一个解释,“以为”是个什么概念?就是人们通过自身经验所得出的第一判断。即有这样的经验,才会产生这样的“以为”,而如果没有这样的经验,就不会产生这样的“以为”。

第一种以为,未溶的冰盖。当时目击者所目击的时间,是6月初,已经入夏,在这样的季节里产生以为是未溶的冰盖这种第一判断,就必须有相应的经验依据。有两种经验来源:一是在这个季节里,山民们还能亲眼看到山林上有未溶冰盖的现象,二是在目击者所经历的历史上,曾出现过气候反常而在夏天看到过未溶冰盖的现象。在一则对凤凰山国家森林公园的简介中是这样介绍的,春末夏初,满山长满了一米多高的灌木和杂草,6月10日左右,漫山野杜鹃竟相开放,尉为壮观。我们知道,杜鹃花是需要一定的土地温度和空气温度条件才能开放的,而这样的温度条件下是不可能还会有未溶的冰盖的。虽然在人们的头脑印象中,东北地区气候寒冷,但并不是一年四季都是如此。凤凰山地区的降雪,最早是在9月份,最晚可持续到次年的4月份,但降雪时间越是迟后,化雪时间就越是短暂,因为凤凰山地区“夏短暑热”,气温可高达22摄氏度。而通过林场取证队上山调查外星飞船时,这座海拨高度1633米属张广才岭系第一高岭的凤凰山上并没有冰雪存在现象,而身处于地势较低的山民每天所面对的都是比凤凰山要低得多的山岭,很难想像能够反常地看到未溶冰盖。而如果是历史上确实存在过因气候反常而出现夏季也能看到未溶冰盖现象,那么1994年也必须是一个气候反常的年份才能与之类比,但没有证据表明这一年份气候反常。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目击者以为是未溶冰盖的经验依据是什么。

第二种以为,哪家的塑料大棚。在数篇调查报告中以及凤凰山国家森林公园的简介中,对凤凰山地区都使用了“人迹罕至”这一成语,连人影都难看到的距林场居民区约60多里的偏远荒山野岭之中,却突然出现一个塑料大棚,这难道不是一件令人感到惊愕的怪事吗?如此怪异的事情,怎么他们不仅没有向人们提及,甚至是差点给忘了呢?这将是一个大大的疑问。退而言之,目击白色物体的山民之所以并不以为然,只能是因为他们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的缘故。这即意味着这些山民绝不是第一次看到“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中出现塑料大棚,而是以前也曾看到过甚至是经常看到,如此才能漠然处之。那么,他们曾几何时看到过塑料大棚?即使是这一次他们没有向人们说起,那么他们第一次看到塑料大棚时难道也没有向人们提起吗?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吗?

第三种以为,脱落的靶机。笔者不得不认为这些人是非常有见识的,可能参加过高炮演练。所谓的靶机,就是真飞机后面用绳索牵引的假飞机,供高射炮实弹演练之用。但是,靶机虽然只是假飞机,但外形上却与真飞机并没有明显的差异,特别是在“看不清楚”的情况之下。这些以为是脱落靶机的人,是否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如果是真的飞机坠毁呢?当然谁也不希望真飞机坠毁,但对于看不清楚的目击者来说,头脑中应该首先意识到可能是坠落的飞机才合情合理,除此之外最起码也应该意识到存在这种可能性,这将是必须立即进行报告的大事。但这些目击者在看不清楚的情况之下,一眼就分辩出那绝对不是真飞机,因此而没有放在心上。那么,这些目击者是怎样如此精确地分辩出那看不清楚的东西的呢?

第四种以为,坠落的探测汽球。孟照国之所以“以为”是坠落的探测汽球,是因为他以前曾经“捡到”过一只,因为有这方面的“经验”,才产生了这种“以为”,那么其他目击白色物体的证人,又有什么样的经验来促使他们以为是坠落的探测汽球的呢?难道说这地方天上总在飞探测汽球?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吗?

由此不难看出,以为是未溶的冰盖,在季节的经验上存在悬疑,以为是哪家的塑料大棚,在地点的经验上存在悬疑,以为是脱落的靶机,在分辩上存在悬疑,以为是坠落的汽球,在经验的真实性上存在悬疑。这些悬疑归结到这10多名目击白色物体证人这一个整体时,这些可疑的证言不仅不能被予以采信,而且我们可以由证言的可疑推导出证人的可疑。而将他们与后来站出来作证的证人放置在百名目击证人这一整体之中时,我们有充足的理由认为这百名目击证人的可疑。因此还不能只停留在对他们证言是否采信的这一层面上,而要对他们作进一步的分析,识破他们的真实面目。

其三,百名山民到那地方采野菜?

“那地方”指得是目击者当时所站的地方,是个什么概念呢?要从两个方面去理解。一方面是凤凰山南坡对面的山坡上,但离凤凰山南坡既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太近的话就能把白色物体给看清楚了,太远的话就不太可能看到。也就是调查报告中所提供的离凤凰山南坡相距14里至2里之间这样一个范围。这百名目击白色物体的证人无一例外地命中这一位置,而不敢越雷池一步。另一方面,红旗林场居住区到那地方的路程有多远。具体地讲,按调查报告中提供的数据,红旗林场居住区到凤凰山南坡的距离为60多里地,“那地方”则至少离居住区有46里至58里的路程。形象地讲,就是调查报告中提到的,调查者为了到凤凰山南坡上调查取证,得起大早床,否则就不能开展调查取证工作。当时到凤凰山是没有公路的,必须翻山越岭走山路,“非常难走”。不过确有一列窄轨火,也就是前面提到的森林小火车,可运载前往凤凰山方向的人20里路程。能够搭乘这列火车的人,到那地方去的人仍然要来回步行山路至少52里至76里,而如果并未搭乘这列火车的人,则需要来回步行山路至少92里至116里,可见这是一段很远的路程。如此之远的山路,有这么多的山民不惜起早贪黑作极限运动往那地方跑,绝非漫无目的偶然行为,而肯定是有明确动机下的必然的行为。那么这些山民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到底是要干什么呢?答案就只有一个,采野菜!这是那些山民往那么远的地方跑的唯一动机。

这里有必要简略介绍一下红旗林场周边情况,红旗林场所在地,本身就在山区之中,山民们居住地附近全都是连绵不绝的山岭,出门即见山,翻山即见岭,有理由使让相信这漫山遍野之中,野菜应当十分丰富。但百多名山民几乎完全一致地选择了到那个地方去采野菜,则能说明这样二个方面的问题。其一是附近山岭上没有这种野菜或者是非常少,而只有那地方才有这种野或者是非常多。其二,是在非常大的利益诱惑驱使下才不惜起早贪黑往如此远的地方跑。

第一个问题就是野菜分布情况,令人遗憾的是没有任何调查者对此进行介绍。笔者在此只能作出常规的猜想。红旗林场所在地,本身就处在山区之中,林场周围是连绵不绝的山岭,可以说山民们出门即见山,翻山又见岭。而调查者所说的薇菜,分布于大半个中国的山岭地区,可谓野性十足,只要条件许可,就会落哪长哪。而红旗林场附近的山岭,几乎全部都符合薇菜的生长条件,因此笔者分析,红旗林场附近的山岭上有大量的薇菜生长,其分布十分广泛。那么笔者的猜想是否合理真实呢?

第二个问题就是山民是被什么样的利益所驱使。有一篇调查报告中介绍说,薇菜主要出口到日本等国,是出口创汇产品。笔者为此查阅了一些资料,加工后的干货不仅产品供不应求,出口价格很高,而且收购价格也是跟着水涨船高。如果以此加以联想,这些山民采野菜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卖钱,而且能卖一个好价钱,这对并不富裕的山民来说不仅是一条生财之道,甚至可能是一条发家至富之道。那么这样的想法又是不是合理真实的呢?

两个问题,一道汤解决。笔者查阅了当地政府2004年度工作报告,其中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山民们还将吃不完的野菜拿到市场进行交易。”就这一句话里,完全地解答了上面的两个问题。其一,笔者的猜想是完全正确的,吃不完的直接原因就是附近山岭中野菜非常多,多到了吃不完的程度,当然也就多的采不完了。其二是,十年之前的山民所采野菜的唯一目的并非是为了卖钱,而仅仅只是为了自己吃。即使是十年之后随着市场经济意识的强化,山民们将野菜拿到市场上进行交易,仍然是建立在先满足了自己食用的前提条件之下的。

附近山岭上的野菜都采不完,就起早贪黑不惜作极限运动甚至花钱买小火车票往那地方跑去采野菜?这种话能让人相信?如果说调查者因对该地区情况不熟而误信了的话,那么仅仅只需要向当地山民们提出这个问题,恐怕当地山民只会对采野菜采到不着边际的地方感到可笑。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调查者似乎并没太多关注其他山民们对此有什么看法。由此可见,所谓的到那地方采野菜,仅仅只是为了使能够“目击白色物体”变得合理,一旦我们识破了采野菜这个幌子,就已经发现这百名所谓的白色物体目击者全部都在说谎,他们只是在听说孟照国关于白色物体的故事之后滥竽充数,完全凭空编造他们根本就不曾看到过的白色物体,为了使他们的跑那么远地方的目击变得合理,只好扯出采野菜的幌子。不过他们自欺欺人之举,将随着孟照国的谎言故事的戳穿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分享至:

UFO探索相关